这个行程非常休闲,好几个中午回酒店睡午觉,此程与柬当地人接触不多,没机会进吊脚楼参观采访。我借此机会在网上粗读九百年前元人周达观写的《真腊风土记》,当年的法国人也是凭这部风土记才让西方人发现了吴哥。时空交错,想像着自己也在那个时候来到西番地,那时候的人们,那时候的习俗,那时候的国王,正是因为这一切给我们当时的元大官人留下了新鲜印象,才有了生动的记述,成为了永恒。

车从南门进入吴哥城,经过巴戎寺南门的瞬间,我们看到了太阳照着巴戎寺、水中映照着巴戎寺倒影的美丽画面,大叫停车,等司机小陈反应过来,车已到东门了,小陈真是好人,开车绕了巴戎寺一圈,开回南门。我们大拍一通,再上车。

上午罗洛士遗址群,巴孔、圣牛、罗雷,下午吴哥文化艺术学院,实际是买残疾人制作的艺术品、傍晚自费柬式按摩。

洞里萨湖有很多的船民,导游说多是越南人。

进大吴哥城,景点包含巴戎庙、巴本宫、斗像台、远观十二生肖塔、塔普伦寺)。巴戎庙里高棉的微笑早已举世瞩目。

取回行李。到“洞里萨河餐厅”,也吃自助餐,也有民族歌舞表演。20:00来到机场。

第四天

元朝帝国灭南宋后,欲开疆拓土,曾伐安南和占城,并欲入侵真腊,但因受地理及气候所阻而未成,元廷便改用威迫的法子,遣使说服真腊及邻近小国自动归附。1295年,元朝欲遣使团前往真腊招抚,出发前使团在浙江温州一带招募人员,知识分子周达观就是这样加入了使团。

晚上自助餐有民族表演,餐厅太热,没多会儿呆不住都走了。

导游带团队向南往回走,这样只能看一半的战象台,我可不干,于是避开导游视线,往北走到战象台的尽头才下来,弄到全团在车上等我们,可为了多看风景,也厚着脸皮不管了。

第二天

空中宫殿有一个怪异的传说,相传国王为取悦九头蛇精,使其不能使用力量让国家造成灾害,所以必须每晚登塔与蛇精交媾,二更过后方可返回后宫。于是便有好事者YY了这样的场景:凄美的月光下,国王艰难地攀登在陡峭的台阶,等待在上面的是美丽妖冶而又是国王最不愿见到的蛇精……

全程花费:团费3399元,其余六百,总费用约四千人民币。

空中宫殿的上部结构已不复存在了,只剩下高高的台基。

下午小吴哥遗迹,此处不愧为世界奇迹!

下午,自费游圣剑寺、龙蟠水池、癞王台、巴戎寺。

导游第一天就告诉我们我国元朝人写过一本《真腊风土记》,是现存与真腊同时代者对该国的唯一记录。,我在酒店的电脑上网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国家和一千多年前的古高棉差别并不大,变的是少了威风八面的国王,多了摩托车。所以我用此书内的古文记述配上我新拍的照片做了一篇图文相称的博客,感觉这样子很好玩。。

按照导游的指示,我们在护照中夹了一美元,关员熟练地不动声色的将钱放到工作台的资料下面,于是我们就顺利过关了。见到有人被关员赶回头重新排队的,估计是没有夹钞票吧?

上午女皇宫,褐色的精致石雕,但规模很小。中午在酒店游泳,傍晚上巴肯山看落日。等待的人非常多,都很有耐心,我倒不觉得这个景点多么了得。

不过,近70度的台阶却吸引了游客,虽然看着也确实陡峭得有点恐怖,但仍有人手足共用地往上攀爬。我自然不会错过好玩的事情,于是也往上爬了,只是想不明白,国王干嘛不将楼梯整得好爬一点,自己每天爬这样的楼梯,何苦呢?

购物小小,两家宝石店,白吃了人家两颗大椰子,宝石一颗没买。

今天依然是个艳阳天。7:40乘车离开酒店,8:30到达女王宫(Banteay
Samre)。女王宫距暹粒大约30公里,是一座印度教寺庙,建于967年,用来供奉婆罗门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湿婆神。由于雕刻精致精美,被认为是吴哥艺术王冠上的宝石。

巴本宫的雕塑简单一些,但依然令人肃然起敬,不仅起敬,还让我双膝跪下了——摔了生疼的一大摔,好彩没骨折。

四百余年过去了。

第五天

从三层下来,二层没有时间细看了,我们到一层看浮雕壁画。时间匆匆,我们只能浏览了壁画的一小段。

二〇一二年三月一日星期四

在欧洲社会流传着一个关于神秘的真腊王国都城的美丽神话,可是这仅仅是个不足为凭的传说,但在19世纪,欧洲人却发现了一个真腊王国曾经存在的确切证据,这是一本叫《真腊风土记》的书,作者是一个中国人。

回来再读波尔布特的暴行。他的“共产主义”理想模式的实践,惨不忍睹,一千万人口死了二百万,也就是说全国每五个人口中必有一死。因为我们没去金边,所以仍然是模糊不清。但酒店里有几本英文书,书名不同,但每本书的封面却都是累累白骨。可惜我们国家当时是他少数的坚强后盾和理论支持者。

返回酒店,见到我们的团友正在大堂的沙发上打盹发呆,后来打听到,很有些人花了七美元去享受柬式按摩去了,于是窃喜,顿觉还是我们的八美元花得值。

下午坐飞机返程,将埃饿换回美元可吃了大亏,八万元只换了20美元),到广州机场没赶紧上10:58分的地铁,乘机场大巴返回全球通,打的回家。

女王宫有三道围墙。第一道围墙好像不存在了,只剩下个小巧的大门,进了大门是个庭院,还有些小的房舍,但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倾了。进了第二个门洞,面前是护城河环绕的女王宫,一条土堤通向一组粉色纤小的建筑物。

第一天

当脚下出现了被枯枝败叶掩盖着、排列整齐的石块路的时候,他知道,离他真正要找的东西已经不远了。

第三天

二 行程

先去洞里萨湖,东南亚最大的内陆湖,水是浑黄色的,这是一条从我国苍澜江流下来的湖水,可惜在此已变得浑浊不堪。湖上的人家看上去很贫穷,据说很多是越南人,在这里做了水上人家。

我们直上最高的三层,站在形如迷宫的平台之上放眼四望,无数的 “高棉的微笑”
在灿烂的阳光下变幻出种种而令人迷失的神秘笑容。

上午自费35刀全团人都去离城40公里的崩密列,这是临走前我的外教女老师爱米瑞刚从东南亚长假游回来告诉我这是她最喜欢的地方,我矢志要去,果然成行,观后感觉震摄。

中午在“木房子餐厅”吃饭。饭后回到酒店,依然有午睡。

和姐姐四点早起乘飞机,8:45起飞,两个多小时到达吴哥机场。时差一小时,手表要向后拨;温差20度,走时10度,下雨,下来32度,曝晒。

这个中国人叫周达观。

以下正文:

出了围墙的一道小门,便是皇宫了。回头想想,围墙其实是宫墙,所以应该说从小门进了皇宫从围墙不到百米就是“空中宫殿”。我们先在围墙和宫殿之间的树林喝了椰青汁,2000瑞尔/个。

在机场用200元人民币换成了11万多挨饿,零太多,从未手拿如此大量的钱财,惊喜的全数错了。

女王宫的雕塑精美异常,坚硬的石雕有如木雕般层次分明线条纤柔的精细,令人目不暇给,粉红色的石块在阳光下散发着迷人的魔力吸引着我们,令人不忍离去。我们在各组建筑间转来转去,总舍不得离开。

此程拍照808张,稍做整理,放网易《韭娄的相册》

1858年。一个法国人跋涉在东南亚充满神秘的丛林中,他是年轻的博物学家亨利·穆奥。此行,他表面是在寻找珍稀的蝴蝶,可是真正要寻找什么,只有他心里才知道。

当我一个人站在夕阳下在小吴哥的墙垣下时,我感受到这和我们的万里长城好有一比啊!临走前,爱米瑞告诉我崩密列是她此次东南亚行的最爱,所以我决心哪怕自己坐嘣嘣车也要前往。

这天的凌晨,在经过一片沼泽地后,穆奥发现脚下软塌塌的落叶变得坚硬起来。他用砍刀向下挖掘,碰到了排列整齐的石块,经验告诉他,这一定是一条用石块铺成的道路。大约前行了一小时,雾气基本褪去,当那五座巨大无比、高耸入云的莲花蓓蕾般的石塔,随着金色的朝阳突然呈现在亨利·穆奥面前时,他只能象傻瓜般的呆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觉得看到了梦一样的景致……

为什么马克思的理论研究为东方包括苏联的统治者实践者们实行起来时都带着大规模的几百万、几千万的杀戮或饿毙?

17:45下山,天已渐黑了。还在昨晚的那家饭店吃饭。

我很奇怪,《真腊风土记》里记述的都是九头龙,可平时所见均为七头,我终于在这里发现了11头的“龙”,在我们中国人怎么看它都是条蛇,可柬埔寨人说,蛇只有两颗牙,我们这个龙有满嘴的牙,所以是龙不是蛇,他们把两边桥上的这种人抱蛇石雕称为彩虹桥。

我们是参加旅游团到柬埔寨吴哥的,全团共21人,导游是个姓林的小姑娘。在机场集中后,顺利的出了海关,登上南航CZ3053班机。

姐姐这次回来说要上吴哥,现在广州的东南亚游对外地户口一样通行,心想姐妹一起游的机会难得,我就张罗报名了一个号称为“摄影之旅”的团。

晚,乘南航CZ3054返穗。

这回南湖的导游小李人很不错,还教了我一点摄影技巧,当地导游阿龙是华裔第三代,人比较老实,但说实话导游素质不太够格,讲解的内容即不丰富,口才也不吸引人。只好自己回家再学了。

太阳渐西。在塔高寺上流连着一些等着观看落日的游客。

中午到“万家香餐厅”吃饭。

吴哥窟中心建筑有三层,下大上小,逐层收缩堆叠而上,每层周边有回廊。第一层回廊内拥挤着看壁画的游人,我们决定避开人群,先往上走。

周达观是元朝浙江温州永嘉人。

1819年,法国汉学家雷米查最先将《真腊风土记》译成法文并出版,十分畅销。亨利·穆奥的寻宝图就是这本《真腊风土记》。

不知为什么叫“窟”,中国的石窟寺如云冈石窟、龙门石窟是在山壁凿洞建寺,而吴哥窟是平地以石建寺,与中国的石窟寺大不相同。我以为当地导游说的“吴哥寺”比较有道理。

2007年11月28日 晚乘南航CZ3053抵暹粒。

下午,塔普伦寺、茶胶寺、托马农神庙、周萨神庙。

“是哪一个女王?”

航班是从广州直飞吴哥所在的柬埔寨暹粒市的,飞行距离1900公里。飞机19:20起飞,21:50(当地时间是20:50)降落在暹粒机场。暗夜中,可以看到机场大楼东南亚风格的尖尖的屋顶。

今天,将糖果什么的送给了小孩,心里也高兴。

如果真腊国活得好好的,也许周达观的书也就湮没在浩瀚的史籍故纸推中了,偏是真腊灭亡,文献全毁,此书便成了重现真腊辉煌的线索了。

来前在旅行社开会时,导游告诉我们,柬埔寨的酒店比广州的要低一个档次,什么牙刷牙膏、洗头水肥皂、拖鞋等都要自带。现在,我们住的这个宾馆颇新,房间宽大,空调强劲,设施基本齐全,原先说没有的全都有,还每天送两瓶矿泉水,比预想的好多了,满意。

一路返回,途中游览了东梅蓬寺(Eastern
Mebon)。东梅蓬寺的四个角均有大象的雕塑,这在别的寺庙好像没有见过,可能是东梅蓬寺特有的。还有比粒塔,比粒塔又叫变身寺,据说是古代皇族火化变身为神的神殿。

上车返回吴哥城,经过了癞王台(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停车观看。癞王台据说是安顿患麻风病国外的宫殿,上部的结构也是毁了,只剩台基。台的侧面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窄窄的夹道,传说是通往癞王寝宫的秘密通道,夹道的两侧也有精致的深浮雕。我走了一回,发现只是通到台另一侧的台阶。

真腊消亡了。岁月磨灭了历史的记忆,吴哥也湮没在热带丛林蔽日遮天的暗影之下,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和记忆中了。

按行程安排,下午是自由参观暹粒老街市场。我以为这样安排简直是极大的犯罪!因为我们买的是3天门票,今天仍有效,于是与小林导游商量,自费再进吴哥景区。稍后,小林报价包个越野车,8美元/人。

为什么叫女王宫,好像没人说得清楚。

著名的“高棉的微笑”就位于巴戎寺。巴戎寺的建造年代比吴哥寺晚100年左右。这座寺庙不是一次建成的,因此建筑风格也不统一。这里是四面佛的丛林,在54座塔上共有200多张脸。之所以有54座塔,是因为吴哥王国有54个省,国王希望能够环顾所有的省,所以选择了四面佛的造型。四面佛的面孔据悉是它的建造者阇耶跋摩七世(Jayarvaman
VII),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表情凝视着虚空,被誉为“高棉的微笑”。除了四面佛神秘的“高棉的微笑”外,巴戎寺最有特点的应当是围墙画廊的浮雕。

吴哥寺前有“王台”,也称“十字阳台”。走过阳台,便正式的进入了吴哥窟。

我们在不绝的赞叹中慢慢穿过塔布笼寺,来到了东门,东门一带正在维修中。

乘南航30564班机,21:50起飞,24:03(北京时间12月2日凌晨1:03)降落白云机场。

离开圣剑寺后,又到龙蟠水池(Neak
Pean)。这是一组水池,中心圆形大水池,周边环绕四个小水池。水池中心、周边都有精美的石雕石刻。

12月1日 上午,洞里萨湖。

上了旅游巴,车况也不错。从机场开车到市区不到半小时。先在一家酒楼吃了晚饭,23:30入住酒店。

下午,吴哥窟、巴肯山。

……

车再经过战象台,出吴哥城北门,北门外也有搅拌乳海的石雕,但十分残破,石雕的头都没有了。14:00来到圣剑寺(Preah
Khan)。

游船在前进中,有在湖上卖东西的机动木艇靠上来,一个小女孩跳上船,大约卖了两三美元的香蕉什么的,又跳回机艇,生活艰难啊。

说到地雷,数十年历次战争在柬埔寨留下地雷一千多万枚,1993年后,经过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大规模排雷,大片的雷场消失了,但就在吴哥的崩列密景区,据说还竖着“小心地雷”的警告牌。

巴本寺正在维修,只能从旁边绕过去。

在我游说拉拢之下,共有七位团友报名自费进吴哥。13:00离开餐厅,全体先乘旅游巴到老街市场。各自逛街去了。

当地接团的是个年轻的男导游,也姓林,自我介绍是第三代的华侨,祖上是潮州人,但只会说国语了。

13:35越野车来了,司机是个会说国语的后生,也是第三代华人,姓陈。

11月28日 星期三

下午14:30来到吴哥窟。

下了车,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道190米宽的护城河,走过一条宽阔的石堤就是吴哥寺围墙的大门,大门有一主两次的三个门,中间的主门正在维修,我们只能从次门进去。进了围墙门,还有300多米的石块砌筑的大路才到寺的主中心建筑,漫长的寺道,未进大殿已令人敬意渐生。路面比草地高出1.5米左右,路侧各有藏经楼一座,藏经楼往前,路南有莲花池,路北对称处有水池。莲花池是观看吴哥日出的最佳处。只是我们早起不得,无缘观看此景了。

塔高寺一般译作茶胶寺,是一座未完成的寺庙,据说当初刚用石头垒好石塔,尚未雕刻,便遭到雷击,国王以为不吉而弃置不用;另有一说法为当时选择之石头过硬,不适雕刻因而放弃。虽然茶胶寺未建毕便遭荒废。但是保留了石块砌建的原始形式,令今人可以看到吴哥建筑“先垒后雕”的方式。

我们是9:50从东门进去的,导游安排游览时间是半小时,未进门团友已走散了,到最后全部集中,已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1431年,暹罗人攻陷吴哥城,大肆劫掠后弃城而去。真腊王国几经迁都至距现金边西北约40余公里的洛韦。1594年洛韦又被暹罗军队攻陷,并将收藏有真腊大量重要历史文献的皇家图书馆焚毁。

17:35来到托马侬神殿(Thommanom)和周萨神殿(Chau Say
Thevoda)。天色已暗,树林中的神殿更充满朦胧的神秘。

对于巴本寺,网上的资料也不多,导游说,以前真腊国曾杀了别国作人质的王子,于是人家杀上门报仇,真腊国便把自己的王子藏在巴本寺,这故事好像有点可疑,故妄听之。

七时许,我们在酒店的餐厅吃了早餐,西式的自助餐,挺丰盛的。早餐后,我们到酒店外逛。酒店外就是暹粒河,河边树木繁茂,沿河的马路上熙熙攘攘的摩托、小三轮,自行车川流不息。

1296年2月20日,使团由温州港放洋,6月初抵占城,溯湄公河北上,但因逆风且不熟航道,7月方渡过洞里萨湖,陆行50里,抵达吴哥城。

第三层正在维修,不准参观,遗憾啊!我们只能在二层平台上慢慢地走,观看着这一千年前人们用石块堆垒起来的神奇的建筑。

亨利·穆奥终于来到了洞里萨湖。雇佣的当地向导挥刀劈开层层叠叠纠缠着的藤葛,进入了莽莽原始森林,亨利·穆奥紧紧跟在后面,密林深处野兽沉闷的吼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11月29日 上午,吴哥城南门、巴戎寺、巴本寺、空中宫殿、战象台。

16:45返回护城河边集中,上巴肯山看落日。循着不宽的泥路,前后均是上山下山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走了大约20分钟山路,来到了山顶的巴肯寺下。

12月1日 星期六

“为什么叫女王宫?

上三层的各道阶梯依然非常陡峭的。在东侧有条梯叫“爱情梯”,在楼梯左侧的装了简陋的铁扶手。爱情梯是吴哥高陡的阶梯中唯一有扶手的。1973年,一名法国女游客在这阶梯攀登中失足跌落致死,她的丈夫悲痛之余要捐资在此修造扶手,起初管理方出于宗教的原因不同意,后被那丈夫所感动,才同意在这台阶一侧修造了扶手。从此这一阶梯也被称作“爱情阶梯”。

三 游记

11月29日 星期四

塔布笼寺是吴哥最有特色的寺庙,巨大的树根如同巨蟒般纠缠着古老的庙宇殿堂,彼此难分,这是鲜活生命对冰冷石头的爱恋,这分明是百年的生死、千年的纠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经是永远分拆不开了。

17:05离开塔布茏寺,17:15到塔高寺。

在空中宫殿下来,走100米左右,出皇宫的东门,便是战象台的中心,站在这里望向对面,有十二个砖塔,导游说叫“十二生肖塔”,严重怀疑。十二生肖是中国的东西,古真腊未必也有。按周达观的记载,这十二个塔为“争讼者等候神断禁闭之所”,就是说,发生了纠纷,当事者各进一塔,禁闭数天,出塔时无头痛脑热之类者为胜讼。想来在法律法规不完善,且全民信奉神灵的古时候,这实在是个极妙的法子。

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我们按照导游的指引,在房间放下2000瑞尔贴士,咱泱泱大国国民,也不能掉了面子,是不是?以后每天均照此办理。

15:10离开酒店,15:30到达“塔布笼寺”,也有译为塔普伦寺的。

四百余年后,吴哥文明再次呈现在世人的面前了。

塔高寺的台阶号称是吴哥最高最陡的,大部分的团友选择在下面观看,而我们是每个景点都不放过的,率先往上攀爬,有团友见状也不甘落后,也爬上来了。

使团不久便与真腊交涉完毕,但须等到翌年当地湖水上涨,海上吹来西南季风,才能回航,没有法子,于是使团逗留了将近一年,直到1297年6月才启程回国,8月12日抵返宁波。

战象台长350米,台基遍布精美的石雕和深浮雕。战象台北侧尽头处是癞王台。

一 吴哥的故事

上车前行,远远就见到一条宽200米的河流,转过弯,才知道这只是吴哥窟的护城河。汽车驶过吴哥窟,继续前行,9:15到达距离吴哥窟1.7公里的吴哥城南门外。城门前面的路旁有搭乘大象的象台,不过我们几天来都未有见到过大象。

离开战象台是12:10,回酒店吃自助餐,返房间睡觉,出门旅游,这可是少有的“待遇”啊。

过海关时,依然行贿了一美元。

10:50在巴戎寺北门集中,步行约200米,穿过一片稀疏的林子,我们来到了一段“桥”上,这是巴本寺的引道,据说有172米长,用意是以先声夺人,体现寺庙的宏伟壮观。

森林中充满死亡的恐惧……

小林导游张口结舌,支支吾吾地说不清,反正“就是个寺庙”地混了过去。

吴哥城是9世纪至15世纪真腊王国的国都,始建于802年,历400余年不断扩建,12世纪基本建成。

11月30日 上午,女王宫、东梅奔寺、比粒寺。

大约是1859年1月(或为1860年,不同的资料提供的时间各异,待查),在进入森林的第五天,向导再也不肯向杀机四伏的森林深处走去。亨利·穆奥拼命说服了向导,继续前行。周围渐渐稀疏的林木使他感到了什么……

晚上到“湄公河大餐厅”吃自助餐。用餐时还有民族歌舞的表演,表演大约一个小时。

这个故事多次出现在吴哥的壁画、石雕中,是以特别说一说。

我们的游船上有两个小兄弟,我送了一大袋糖果、一包饼干给他们,他们非常高兴,将饼干收起来,然后分吃糖果。这些东西是我们从国内带过来的,是按网上的攻略带来给当地的小孩吃的,第一天没人向我们要糖果,因为重又占着背包的空间,我们就放在房间没带出去了。昨天在托马侬神殿,有个女孩用汉语问我:有糖果吗?没有?苹果?也没有?于是指着我的腰袋,不知是不是没糖果没苹果腰袋也可将就了的意思。

早餐后收拾行装,将行李寄存在酒店大堂。9:40乘车出发,10:05到达洞里萨湖的一个码头。乘上游船,开始了游湖。

女王宫用的是一种与吴哥其他建筑的不同粉红色的石块,雕刻也比其他寺庙要细腻。来吴哥之前看了一本书,介绍说这是荔枝山与洞里萨湖之间平原上特有的一种红土,风干后坚如砂岩,建造者将之放到特制的大模具中夯实成形,趁泥块半干、柔软且粘性好时进行雕刻,因此有如此效果。不过我在现场看来看去,总觉得那就是石块,且如果是泥块,能历经近千年而不剥落风化,也难以相信。10:40离开女王宫。

在各个景区,常可见到一些小乐队演奏着民乐,乐手当中,常有数人是残肢者,他们将义肢解下摆在当眼的地方,他们是地雷的受害者。

16:40重进巴戎寺。夕阳映照下,佛像蒙上了金色的圣光。

11月30日 星期五

(以上资料从网上和图书馆资料查得,综合整理而成)

位于今天柬埔寨的扶南王国建立于1世纪,3世纪成了统治中南半岛的强盛国家。真腊原是扶南国北部的一个属都。6世纪中叶,扶南渐衰,真腊趁机蚕食扶南,至7世纪,真腊征服扶南,真腊兴起。

圣剑寺已经比较残破,顺着中间的通道走,两边是倒塌的甬道,钻进甬道,往往可以看到奇奇怪怪的景象,还是使人惊喜万分的。这里还有一座吴哥神殿唯一的二层建筑,颇具罗马风格,也不知当年是做什么用的。

我们带着遗憾,依依不舍地离开二层平台,回到了第一层画廊。浮雕画廊非常幽深,全部是浮雕的壁画,排列雕工精细的八幅巨型浮雕。每幅浮雕高二米余,长近百米,全长达七百余米,绕寺一周。浮雕描绘印度两篇著名梵文史诗《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中的故事和一些吴哥王朝的历史。我们只能匆匆的绕了一圈,也花了大半个小时。

8:30乘车出发,8:55到了吴哥景区售票处。拍队照相,票上有照片,我们的票是三天票,40美元。票是一定要随身携带的,以后的几天,凡是进入各寺庙、景点,均有人查票的。

10:35到我们游船的目的地,是几条比较大的船,导游说是“展览会”,其实就是船上商店,我们买了两个木雕的小象,算是作个纪念。11:15返回。

“是女王在这里住的吗?”

我们团有位老夫子,自到吴哥起,就笔记本不离身,导游一说话,就掏出本子认真地作笔记,令全体团友都佩服得不得了。今天小林导游一说到女王宫,老夫子又刨根问底了,问题接二连三抛出:

塔布笼寺是电影《古墓丽影》的外景地,随着电影的播出更是声名远播。据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古墓丽影》来拍外景的时候,还要柬埔寨军队出动排雷才能进来。

南门外是两排石雕,说的是搅拌乳海的故事。搅拌乳海是印度教三大主神的故事:乳海之下藏有长生不老药,起初天神和阿修罗各自争夺,都失败了。后来主神之一的保护之神毗湿奴
促成天神和阿修罗订下盟约,合力取药。他们用曼多罗山作搅拌棒,用蛇王瓦苏基的身体作绳子,盘绕著中央的神山,92
个阿修罗和 88
位天神分别抓住蛇头和蛇尾,来回拉动神蛇以搅动乳海,令乳海滚动而拋出长生不老药。可是中途出了岔子,神山快要下沉,七头蛇也抵受不住而呕出毒液。危急之际,主神之一创造之神梵天求得主神之一毁灭之神湿婆喝光毒液,而毗湿奴也化身成一头巨龟托起神山。搅拌乳海的过程中,不断有金银美女出现,都归属了阿修罗,而天神则得到长生不死之药。听着好像是天神占了大便宜了。

在真腊的一年时间,周达观得以详细考察,回国后写出《真腊风土记》,书中记述了其城郭、宫室、官属、宗教、语言、文字、节候、争讼、山川、农工商以及衣食住行的种种细节。

进入南门,上了景区的小巴,来到了吴哥城中心的巴戎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