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05-03-16 23:01

踏进这座古城的时候,中午的太阳正热情的一塌糊涂。燥热在一片青砖灰瓦的建筑里幻化成一股久远的亲切迅速侵袭了我的心,一下子喜欢上了古城。
当我信步走进这家叫惠元的旅馆时,院子里那棵沧桑的古槐让我惊喜地差点喊出声来,它高大的身躯矗立在幽静的院落,那伸展的枝干遮掩着烈日,象一把绿色大伞庇护着这个院落.
它仁慈地站在那里,看着有些失态的我,枝叶在风中发出声响,如爽朗的笑.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故乡的那个小院,也是青砖灰瓦,也是古槐遮天,甚至我看到爷爷奶奶就坐在那古槐下微笑着看我……
旅馆服务员的招呼声让我回过神来,没有犹豫地就住了下来.跟着服务员走到住房门前,那黑漆刷就的木门散发着淡淡的香味,铁门搭儿更让我想起许多童年的时光.推开门,墙上的漆画古朴而热烈地迎了过来,我竟然有落泪的欲望,这一切不就是我梦中常常出现的家园吗?
稍作休息,开始漫步在古城.一街的古朴,满城的久远,让我恍若梦里,我真的来过这里吗?可要是没有,又怎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那雕花的房檐,那刻字的门匾,还有门一侧墙上所写的"泰山石敢当"……这些都无数次在自己的梦中闪现,而今天,我真切地接触了,却不敢相信自己…..
燕子在一座座院落里飞来飞去,米兰在风中尽情散发着自己的芳香,我一个门一个门的进进出出,窗花、木床、水缸等等,我什么也不愿意放过,认真地把它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要永远珍藏这样的记忆.
晚上回旅馆的时候,服务员来给我开门,小姑娘费了很大劲也没把门搭儿弄开,而我丝毫不费力气地就打开了房门,我笑着说,这是我的家啊…..
小姑娘站在那里费解地看着我,她哪里知道我的意思呢?又有谁能知道我梦中的家园居然就和这里是一样的呢?

在古城的府衙前,有一个标致的四合院。院内一古槐,枝繁叶茂,绿树成荫。高高的门楼儿,坐东朝西,红大门,石台阶,门口两个石狮子。青砖灰瓦掉了皮的墙上有个鲜红的‘拆’字还画了个圆圆的圈儿,四周残墙断壁,一片狼藉。
  王大爷开了街门,又回身落下了那个拳头般的锁头,才拄着拐棍儿下了石台阶。“车!出租车!”他挥舞着拐杖拦了辆出租车,那车一溜烟儿开进了妇产医院的大院里。
  “让你在家看门,你来干啥哩?”儿孙们埋怨老人,“知道今儿出院,你还来!”
  王大爷自有话说:“俺想早点儿见重孙孙哩!”八十多了,又有了下辈人,恁说,他一人能在家呆得住吗?
  “老换小!”病房里的人都哏儿哏儿笑了。
  王家添丁,四世同堂,全家人簇拥着小宝贝欢天喜地出了院。
  出租车停下了,一家人竟找不到家门了。那棵古槐还在,砸得枝断叶落,灰尘遮住了树冠。可那四合院却没了。倒塌了的墙上,那个拆字虽然摔得粉碎,但依然鲜红,霸气的很!
  府衙前那些古香古色的院落再也看不到了,瓦砾上是一个个破破烂烂的小窝棚。据说,这儿将来是一片摩天大楼。
  那棵见证历史的古槐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
  一家儿在古槐下也无奈的搭起了个窝棚,让出生才三天的宝宝和八旬的老爷子暂且安了身。
  夜里,王大爷唉声叹气,无法入眠,他坐在古槐下,思绪翻滚,黯然泪下。虽已四世同堂,但他觉得很孤单,很无耐,很迷茫。四周是星星点点的灯和漆黑漆黑的夜。他一夜未眠,轻轻打开那个随身听,里面所有的台播得都是禁止强拆什么的,王大爷挣扎着立起身,看看天,东方出了鱼肚白,天要亮了!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