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全“北碑南帖”是传统书法学上的习惯说法,作为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陈必武,人处钟灵毓秀的江南,可以说是饱受帖学的浸淫,然而他却能跳出窠臼,将“帖”与“碑”来了个“中和”,既得朴茂、凝重、天真烂漫之意,又有面貌的奇崛与骨力的劲健。他又潜心于行草书的研习,细细体味士人书写时的笔情墨趣,由此形成了一个系统、完整的“行草书链条”。陈必武不拘泥于一家一派,无论是传统的经典作品,还是颇具时代气息的“现代书法”,他都用“拿来主义”的眼光,以“扬弃”的学术态度,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因此,“不薄今人厚古人”、“转益多师为吾师”,可以说是他学书的态度与宗旨。他博览群书、兼收并蓄,深谙“一通百通”、“艺不压身”之理,通过画理、棋道、琴律、诗韵去感悟书法艺术的无穷堂奥。在注重综合修养的同时,他还重视书学理论的研究,结合自己的书艺探索,将所思、所感、所悟诉诸笔端,撰写了一系列既有学术价值又有现实指导意义的论文,将书法艺术从感性实践升华为理论认识,这在当今重技能训练、轻理论探索的书坛,更是难能可贵的。综观陈必武的书法创作,可以说是洋洋大观、琳琅满目。几十年的孜孜以求,使其书法已臻诸体兼备、雅俗共赏之境。古人云:“笔成冢,墨成池,不及羲之即献之。”的确,长期的挥毫临池与早年打下的扎实基础,使其书作呈现出既具深厚的传统功力又不乏一些时尚唯美的现代气息,无论真、草,还是篆、隶,每种书体在他腕下均有上乘表现。其篆书古朴浑厚;其隶书则写出了各种风貌,既有凝炼庄重、气势恢弘的一面,又有洒脱、灵动的一面;其楷书则气息高古、静穆疏朗。而在诸体中,我最为欣赏的还是他的行草书。其行书风格多样,骨格清奇。既有飘逸、空灵一路,又有清美俊秀一路;既有劲爽、奇崛一路,也有时尚夸张但仍不失传统遗韵一路的书作。其草书则通过一气呵成的气势与摇曳多姿的线条变化,表现出一种节奏美与韵律感,从而让人感受到一种酣畅淋漓的艺术张力!总之,欣赏陈必武的书作,无论是中堂条幅,还是横披、斗方;无论是扇面小品、手札、尺牍,还是擘窠巨幛,观其书给人一种雅士摇扇、佳人揽镜、清风拂面、赏心悦目之感!篆书中堂:论语摘句草书条幅:常建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