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04-03-09 10:33

那年下黄山后转道西递和宏村时,黟县的皖南古村落刚被联合国确认为世界文化遗产,掩映在苍翠之中的青砖白墙终于拂去厚厚的灰尘引得游人来嗅一嗅她那温婉的被历史熏陶过的气息。
居善堂的老板姓余,魁梧又有几分帅气,年轻斯文的外表怎么看都不象一个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父亲。那天他亲自开了一辆小面包到西递的大牌坊来接我们,一路伴着夕阳聊回去,初次见面的陌生感很快就遁得无影无踪了。话题当然免不了他的宏村,说起那年周润发来拍电影,村里很是热闹了一阵,还引来了很多不远万里的慕名者,为了争睹明星风采,很多人可以做到茶饭不思。“拍电影的名人太多了,比如张艺谋、巩俐,比如章子怡,可我从来也没有去凑过热闹,他们来了又走了,而我们的日子还不是得照样过。”一席纯朴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那个夏日黄昏的几十公里路程仿佛就因了这些话一下子缩得很短了。
也许是西递的商业化气息让人有些诧异和沮丧,居民或搬迁或留守经营,感觉不象一个古村落更似一个摊位商品雷同的古玩市场。于是,当宏村在余老板(其实不太想这样称呼他)的介绍下渐渐真真切切地展现在面前时,我居然那么轻易地就被她折服了。
宏村的美美得宁静,美得安详,美得毫不张扬。一条清冽的小溪从家家户户的门前流过,很多时候人们宁愿弃自来水不用而在门前的小溪流里洗菜做饭洗澡洗衣,窄窄的小胡同里不时有孩童嬉闹的身影,很平和恬静的一幅生活画面。居善堂在牛形古村落的西北角,离承志堂大约100米的距离,虽不大,也是宏村古建筑的典型代表,印象颇深的要数厅堂的后花园,古朴又不失典雅,假山亭台,花园鱼池,竟然有几分江南园林的感觉。此后每天傍晚吃过饭,淌过后面的水坝,坐在花园的躺椅里仰望满天繁星成了我对居善堂最美好的回忆。
那时网络还没十分普及,居善堂的大堂门边插着的一面江苏镇江一个网站的小旗子很让我新奇,旗子的主人是四个网上结伴而来的网友,那天晚上,我们围着老板娘烹制的满满的一桌农家菜肴侃天说地,颇有几分青年旅社的味道。“秋天这儿才美呢。”余老板的邻居汪先生指着厅堂中间的对联说道,“村里尽是些挎着昂贵器材的摄影师和背着画夹写生的学生,塔川的枫叶红得似火,走到哪儿眼前都是一幅绝美的画面。。。”居善堂厅堂中间那幅对联就是一个在此住过的摄影师留下的:
秋山红叶使人醉 古屋清泉不思归
汪先生是个地道的宏村人,一个知识渊博、有着几分学究气的中年人,尤其对古徽州文化和徽派建筑颇有研究,也许是得益于所生长的环境吧。可惜市场经济的大潮冲进这边远小镇后却没有让他这样的人接受洗礼,或者说洗礼之后更有点无所适从吧。他彼时每天来往居善堂,自告奋勇为客人充当导游解说,报酬自然是随便客人给的,我们都尊称他汪老师。汪老师带着我们徜徉在古村小楼间,旁引博据,讲解得很是卖力,可并不是蕴涵在古建筑里的历史文化对每一个人都有吸引力,当讲得正来劲却发现别人都在忙其他事时,他的眼神会流露出孩子的要求得不到满足般的失落。“现在城市里的女孩子大多浮躁啊,不过你是个例外。。。”他曾不止一次对我发出这样的感叹。当我们离开宏村那天将每人每天20元的导游费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有些诧异,可随即是受宠若惊的欣喜,那神情让我久久难忘。
然而我还是很感谢汪老师,他和那儿的风景一起成为我对宏村不可或缺的记忆,他的陪同让我那年的皖南之行多了几分理性的思考,少了些许盲目的跟随。
而宏村,那每一扇门后沉淀了几千年的浓郁而顽固的家族礼教,那积淀在古建筑间厚重的历史渊源,那些隐藏在青砖白墙间如烟的往事会是每一个脚踩登山鞋,身背旅行包的过客所追寻的么?在途上我常常会恍惚起来,疑惑旅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倘若仅仅是迷恋美丽的山水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将自己放逐这么远。
我想我一定是迷失在宏村了。在天明时分亦梦亦幻的月沼旁,在门廊窗棂上被削去人脸的生动的木雕前,在青石板铺就的窄窄的小巷间,在接天连叶无穷碧的南湖拱桥上,在承志堂缀着盆景的宅院里。。。
宏村的美是需要慢慢品味的,我想。
在宏村的最后一天,我们在木坑苍翠茂密的竹海里支起帐篷,吃了一顿自己用竹筒烧的夹生饭,傍晚淌着过膝的溪水看夕阳,聊着飘忽不定的未来,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抛开现实的一切到这样的地方过上一辈子呢。
离开宏村的那天下午,余老板和汪老师一直把我们送到村口。曾相约几个月后再去看塔川的秋色,余老板甚至许诺下次住居善堂可以给我们50元包吃包住一天的价格再打七折。可我终究没有成行,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我想再去却始终没有去的地方了,就象每次旅行都以为自己会超脱凡俗,可我知道自己终究当不了城市钢筋水泥森林里的逃兵,美好的愿望有时只存在一瞬,而我,缺的只是忘却的能力和一往无前的勇气。
又是几年过去了。当听到宣科,这位将丽江和纳西古乐带给全世界的74岁的传奇老人,对着黑压压的听众说丽江已经死了的时候,我是那么惦记着记忆里恬静安详的宏村,惦记着曾留下我们快乐身影的“古屋清泉不思归”的居善堂。
希望她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宏村是一座“牛形村”,整个村庄从高处看,宛若一头斜卧山前溪边的青牛。村中半月形的池塘称为“牛胃”,一条400余米长的溪水盘绕在“牛腹”内,被称作“牛肠”。村西溪水上架起四座木桥,作为“牛脚”,这种别出心裁的村落水系设计,不仅为村民生产、生活用水和消防用水提供了方便,而且调节了气温和环境。

展开更多酒店

●英文名称:ancientvillagesinsouthernanhui-xidiandhongcun

黟县宏村居善堂客栈¥143起立即预订>

●遗产种类:文化遗产

古宏村人规划、建造的牛形村落和人工水系,是当今“建筑史上一大奇观”:巍峨苍翠的雷岗为牛首,参天古木是牛角,由东而西错落有致的民居群宛如宠大的牛躯。引清泉为“牛肠”,经村流入被称为“牛胃”的月塘后,经过滤流向村外被称作是”牛肚”的南湖。人们还在绕村的河溪上先后架起了四座桥梁,作为牛腿。这种别出心裁的科学的村落水系设计,不仅为村民解决了消防用水,而且调节了气温,为居民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方便,创造了一种”浣汲未防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良好环境。全村现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有140余幢,古朴典雅,意趣横生。“承志堂”富丽堂皇,精雕细刻,可谓皖南古民居之最;南湖书院的亭台楼阁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深具传统徽派建筑风格;敬修堂、东贤堂、三立堂、叙仁堂,或气度恢弘,或朴实端庄,再加上村中的参天古木、民居墙头的青藤老树,庭中的百年牡丹,真可谓是步步入景,处处堪画,同时也反映了悠久历史所留下的广博深邃的文化底蕴。

●中文名称: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
●英文名称:ancientvillagesinsouthernanhui-xidiandhongcun ●批准时间:1…

皖南山区的黟县是一个人口仅十来万的小县,西递、宏村就坐落在这里。唐朝大诗人李白曾赞美道:“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道出了皖南乡村的独特意境:山水风物幽美,古老文化酝酿出淳厚从容的民风人情。图片 1西递距黟县县城8公里,始建于北宋皇祐年间(公元1049~1054年),距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整个村落呈船形,保存有完整的古民居122幢,现有居民300余户,人口1000余人,被誉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中国明清民居博物馆”。

●概况:

●遗产遴选标准:西递、宏村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批准时间:1999年12月

西递、宏村这两个传统的古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持着那些在上个世纪已经消失或改变了的乡村的面貌。其街道的风格,古建筑和装饰物,以及供水系统完备的民居都是非常独特的文化遗存。

西递四面环山,两条溪流从村北、村东经过村落在村南会源桥汇聚。村落以一条纵向的街道和两条沿溪的道路为主要骨架,构成东向为主、向南北延伸的村落街巷系统。所有街巷均以黟县青石铺地,古建筑多为木结构、砖墙维护,木雕、石雕、砖雕丰富多彩,巷道和建筑的设计布局协调。村落空间变化灵活,建筑色调朴素淡雅,是中国徽派建筑艺术的典型代表。

●文化遗产价值:

1999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十四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上,安徽省黟县西递、宏村两处古民居以其保存良好的传统风貌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是黄山风景区内的自然与文化景观第二次登录世界文化遗产目录,也是中国继北京后第二座同时拥有两处以上世界遗产的城市,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把民居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西递、宏村古民居位于中国东部安徽省黟县境内的黄山风景区。西递和宏村是安徽南部民居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两座古村落,它们以世外桃源般的田园风光、保存完好的村落形态、工艺精湛的徽派民居和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内涵而闻名天下。

西递、宏村背倚秀美青山,清流抱村穿户,数百幢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静静伫立。高大奇伟的马头墙有骄傲睥睨的表情,也有跌窍飞扬的韵致;灰白的屋壁被时间涂划出斑驳的线条,更有了凝重、沉静的效果;还有宗族词堂、书院、牌坊和宗谱。走进民居,美轮美奂的砖雕、石雕、木雕装饰入眼皆是,门罩、天井、花园、漏窗、房梁、屏风、家具,都在无声地展示着精心的设计与精美的手艺。西递、宏村古民居群是徽派建筑的典型代表,现存完好的明清民居四百四十多幢,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为世所罕见。

宏村位于黟县县城东北10公里处,始建于南宋绍兴元年,村落面积约19公顷,现存明清(公元1368~1911年)时期古建筑137幢,由于这里地势较高,因此常常被云雾笼罩,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

西递、宏村的村落选址、布局和建筑形态,都以周易风水理论为指导,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和对大自然的向往与尊重。那些典雅的明、清民居建筑群与大自然紧密相融,创造出一个既合乎科学,又富有情趣的生活居住环境,是中国传统民居的精髓。西递、宏村独特的水系是实用与美学相结合的水利工程典范,尤其是宏村的牛形水系,深刻体现了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卓越智慧。

宏村
宏村始建于南宋绍熙年间(公元1190—1194年),原为汪姓聚居之地,绵延至今已有800余年。它背倚黄山余脉羊栈岭、雷岗山等,地势较高,经常云蒸霞蔚,有时如浓墨重彩,有时似泼墨写意,真好似一幅徐徐展开的山水长卷,因此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

西递
西递村始建于北宋,迄今已有950年的历史,为胡姓人家聚居之地。整个村落呈船形,四面环山,两条溪流串村而过,村中街巷沿溪而设,均用青石铺地,整个村落空间自然流畅,动静相宜。街巷两旁的古建筑淡雅朴素,错落有致。西递村现存明、清古民居124幢,祠堂3幢,包括凌云阁、刺史牌楼、瑞玉庭、桃李园、东园、西园、大夫第、敬爱堂、履福堂、青云轩、膺福堂等,都堪称徽派古民居建筑艺术之典范。西递村头的三间青石牌坊建于明万历六年,四柱五楼,峥嵘巍峨,结构精巧,是胡氏家族地位显赫的象征;村中有座康熙年间建造的“履福堂”,陈设典雅,充满书香气息,厅堂题为“书诗经世文章,孝悌传家根本”、“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的对联,显示出“儒商”本色;村中另一古宅为“大夫第”,建于清康熙三十年为临街亭阁式建筑,原用于观景。门额下有“作退一步想”的题字,语意警醒,耐人咀嚼。西递村中各家各户的宅院都颇为富丽雅致:精巧的花园、黑色大理石制作的门框、漏窗,石雕的奇花异卉、飞禽走兽,砖雕的楼台亭阁、人物戏文,及精美的木雕,绚丽的彩绘、璧画,都体现了中国古代艺术之精华。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文化内涵之深”,为国内古民居建筑群所罕见,是徽派民居中的一颗明珠。

●中文名称: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

图片 2
宏村的古建筑均为粉墙青瓦,分列规整。承志堂是其中最为宏大、最为精美的代表作,被誉为“民间故宫”。它堪称一所徽派木雕工艺陈列馆,各种木雕层次丰富,繁复生动,经过百余年时光的消磨,至今仍金碧辉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