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白宫首席摄影师索萨和奥巴马跑步前进。

索萨正在拍摄奥巴马与官员交谈。

奥巴马举行会议期间,索萨在一旁拍摄。

  皮特索萨是谁?

  估计听说过的人不多。

  但你一定见过他“眼中”的奥巴马:

  挤在角落一脸凝重观看击毙“本拉登”直播;与米歇尔在电梯间深情凝视;与女儿忘情嬉戏谈心……

  事实上,公众对奥巴马的认识,很大程度上都离不开皮特索萨——白宫首席摄影师。

  2011年,美媒体将他列为“华盛顿最不为人知的权力人物”之一。评语是:每日有不计其数的白宫照片,经由索萨之手被外界所知。他对于塑造外界对总统的公众认知,起着关键的作用。

  “当奥巴马总统的八年任期结束,皮特将是这一段历史最重要的刻画者。”奥巴马第一任期内的新闻秘书吉比斯如此评价索萨。

  1 随奥巴马从议员到白宫

  2005年,当时还是参议员的奥巴马到访俄罗斯。

  “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一个人认识他。”皮特索萨回忆说,“当时我就意识到,如果他成为总统,人们就将再也看不到这样的一幅照片。”

  “当然,”索萨说,“那时候他成为总统的机会微乎其微,然而,我知道他有这个潜力。”

  索萨与奥巴马结缘,要追溯到2004年。那时,50岁的索萨已经是华盛顿的资深摄影师。他曾担任里根任期内的白宫助理摄影师。后来长期在《芝加哥论坛报》担任驻华盛顿摄影记者。

  2004年11月,奥巴马赢得了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的席位,即将前往华盛顿履职。那时,华府没有几个人看好奥巴马,就连他自己都自嘲说,“我还没有弄清楚国会山的厕所在什么地方呢。”

  但索萨的一位朋友却建议索萨去拍摄一部关于奥巴马的纪录片,记录这位黑人参议员的“一年级”生活。

  于是,2005年1月3日,奥巴马就任参议员的第一天,索萨就来到了国会,见到奥巴马,从此开始了马不停蹄的工作。

  索萨记录下了奥巴马的议员工作,并随着他一起出访了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个国家。在这个过程中,索萨成为了奥巴马的密友,同时,也见证了他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参议员,成为美国总统的过程。

  2008年7月,奥巴马选战正酣之际,索萨把自己过去3年间拍摄的照片结集在一起,出版了《奥巴马的崛起》,并登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不得不说,这也为奥巴马胜选出了一份力。

  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后,索萨很快接到了新总统亲自打来的电话,邀请他担任白宫首席摄影师。索萨答应了,并告诉奥巴马,他“会从历史角度记录总统。”奥巴马欣然同意。

  2 独特视角记录权力中枢

  迄今为止,只有8人担任过白宫首席摄影师。

  第一位官方的白宫摄影师是塞西尔托斯顿,他为肯尼迪服务。1962年10月,肯尼迪的一双儿女去总统办公室玩耍,托斯顿听到总统拍手,“嘿,来这里!”于是他走进房间,迅速拍摄了12张两个孩子在父亲的鼓励下跳舞的照片。这些是肯尼迪难得一见的私人生活照片。

  1963年10月,肯尼迪遇刺时,托斯顿正在肯尼迪被抢救的医院。当他看到副总统约翰逊离开医院,并听到了一句话“总统要去华盛顿”时,他恍然大悟,立刻抓起相机,随着约翰逊一起冲上飞机。

  在飞往华盛顿的飞机上,约翰逊在还未脱去血迹斑斑外套的杰奎琳肯尼迪的注视下,宣誓就任总统。托斯顿记录下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处于混乱和悲伤之中的美国民众,从这张照片中看到了美国最高权力平稳交接的信号。

  正是意识到这些照片的重要性,约翰逊在担任总统期间,正式设立了总统摄影师一职,来记录总统的官方和日常活动。从那之后,除了卡特之外,历届美国总统都会任命一位首席摄影师。

  “我们不会去记录白宫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摄影师被雇用来是为了他们不同的视角,他们独一无二的照片。”福特总统摄影师大卫肯耐利说。

  而要想拍出好照片,摄影师和总统的私人关系就十分重要。约翰逊的摄影师冈本洋一在他成为总统之前就为他拍照,两人关系非常密切。他也因此得以“无限制地接近”总统,只有他和总统的日程秘书可以随时进入椭圆形办公室。公众也因此得以一窥约翰逊的各个方面,安抚参议员、琢磨议案,甚至是检查他的爱犬在椭圆形办公室留下的粪便!

  但不是每位摄影师都能与总统走得很近,尼克松的摄影师奥利阿特金斯就是其中之一。阿特金斯每次为尼克松拍照,都必须得到白宫新闻秘书的批准。阿特金斯回忆,尼克松在镜头前总是很紧张,且总是穿戴一丝不苟,很少以休闲装扮示人。因此,我们很难看到尼克松私人生活的镜头。

  索萨稍微幸运一些。因为和奥巴马的长期交往,他在白宫拥有充分的行动自由。不管奥巴马在哪个房间开会,他都可以直接推门而入。

  3 做总统身边的“隐身人”

  白宫摄影团队有专门的工作地点——白宫图片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日前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白宫摄影团队共有4人,索萨是主任,负责给总统拍照,其他三人则各有分工。

  跟着这位擅长网络的总统,索萨也开创了很多第一:第一位用数码相机为总统拍摄官方肖像的人、第一位加入“推特”等社交媒体的白宫首席摄影师等。为总统拍照绝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索萨和他的团队,每周平均拍摄20000多张照片,索萨自己则每天平均要拍摄500到1000张照片。如此巨大的工作量,意味着他不太可能有业余时间。

  给总统拍照,大部分只能是“抓拍”,你不能要求总统,“看镜头”,“头向左一点,保持微笑。”所以索萨在工作时,总是争取让自己成为“隐形人”,不去影响到总统。

  “除了拍总统握手的照片,我基本不用闪光灯。我尽量不去干扰他,不分散他的注意力。”索萨说。

  两张照片可以表明索萨在刻画奥巴马形象时的作用。一张是记录奥巴马在白宫情报室观看“海豹突击队”击毙本拉登“现场直播”的那一张。在那张照片中,奥巴马被挤在角落里,和副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等众多幕僚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这张照片刻画出了一个严肃、投入的美国“总指挥”的形象。另一张则是奥巴马在白宫中,被一个打扮成蜘蛛侠的孩子“网住”的一刻,作为一名父亲的柔情形象流露无遗。

  “索萨在奥巴马任期内写下了丰富的故事,他塑造的奥巴马帮助美国人民更直接地感知到他们的总统。”白宫前官员阿妮塔这样评价索萨的工作。

  索萨则认为,“我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是为历史建立一份图像档案。”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高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