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飞拉萨机票是中午12:45的航班。原来想充分利用早上的时间去参观完武侯祠然后直接奔机场。但是……想来想去实在对诸葛武侯懒洋洋的提不起兴趣。对于我来说诸葛亮只是小说里的虚构人物,对三国历史的兴趣也只是到看了那部蹩脚港台剧《洛神》之后才提起了一点点。何况门票还要30元!不如早上多睡一会儿。 磨磨蹭蹭出门,在担担面吃了包括了四川担担面、宜宾燃面、红油水饺、海鲜抄手的一顿早饭,依然味道平平。叫了一部三轮车先到民航中心,再转乘班车抵达双流机场,终于要saygoodbay了,成都。 很早checkin,在庞大的候机楼里等待。有从拉萨方向过来的航班到站,下来的人一个个奇装异服,看上去十分生猛。而一起坐同个航班的则更是什么人都有,除了各种头发颜色、背着大包小包的老外游客之外,其他人是老到没牙齿小到没牙齿。拉萨,不是想象中一个旅游的终点,而是一个极普通的工作生活的地方。 一个多小时恹恹无聊的飞行之后,云间开始露出一个个山头,皑皑的白雪像是用刀雕刻出的一般有着坚硬的线条。偶尔看见山间弯弯曲曲的黑线,是公路还是河道呢?如果是乘汽车从青藏或川藏线上来的话,该看到十分雄奇的景色罢。趴在小小的窗口,我开始想入非非了。 而坐在我旁边的30来岁的男人,却毫不在乎的从头睡到尾。对他来说上高原不过是又一次工作的例行交替。人与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同啊。 飞行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之后,我们降落在了拉萨贡嘎机场。这正是拉萨的雨季,天并不很蓝,阳光也并不如想象中的耀目。空气是凉的,广播里反复的提醒各位要注意高原反应缓慢行动。但即使刻意放慢步子,仍旧几步就跨出了贡嘎机场,这个机场实在是太小了。 走出机场,对面就是屏障般的群山。搭上了进市区的民航巴士,司机和售票员都是面貌特征明显的藏族中年人。一个半小时车程,35元,怎么比事先调查的涨价了? 巴士轻快的跑在公路上,小电视里放的先是刀郎的MV:“2002年的第一场雪……”,这首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都在耳边萦绕,听得人心头作恶。然后又是十几年前的功夫喜剧《警察故事1》,那里面的成龙和张曼玉是那么的年轻。哇,这可是在拉萨耶。 公路紧贴着一座座石头山蜿蜒而过,山的斜坡是那么陡,一大块一大块的怪石好像很容易就会滚落下来一样。路边不时出现牲口、藏民和顶上插着彩色经幡的藏式房屋,提醒人这是到了一个和自己生活的城市多么不同的地方。然而越是接近拉萨市区,那些熟悉的元素就越是增多:外壁贴马赛克的房子、本田车,甚至有一片建筑工地,外墙上赫然写着:“建设拉萨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尚社区”! 等到开到巴士终点的娘热路售票中心,只见柏油马路笔直宽敞,道路两边商店大楼林立,车水马龙热闹非凡,除了多出一个布达拉宫外已经和上海没什么区别了。 背着我的超级大包下的车来,只觉脚下发飘,高原反应已经开始了。第一紧要是到马路对面的药店买了高原安和高原反应停,当场讨了杯水服下。第二件事就是赶快找个旅馆躺下静养。就在这桩事上我倒了大霉! 事先我遍查资料,在小本本上记下廉价旅馆无数,其中第一适格者为[自治区红十字招待所],娘热南路4号,布达拉宫左侧山脚下。可是手头从网上下载的简易地图却只见娘热路而不见娘热南路,叫部三轮车罢。 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拉萨竟聚集了这么多来自青海、甘肃、四川的打工者,我乘的这部三轮就是一个甘肃车夫。再去问路,相继问了一个邮局职员和一个民警叔叔,可连他们也不是本地人。不是本地人就算了,像我一样也不识路,而且不识路还要乱指路。在这群路盲的胡乱指引下我兜来兜去,一直兜到了远到色拉路上。等我终于放弃找到娘热南路的希望,决定自己走着找一家随便什么旅馆时,又被甘肃车夫敲诈了10元车钱! 我的这个决定十分的不明智,色拉路本身不短,又不是背包旅馆的集中地,何况背着十几斤重的大包,就是在平地上也要把好人走坏了。然而当时的我尚小觑了高原反应的利害,执意要找到一处廉价住处才肯罢休,一气走到北京路上一家“教育旅馆”,接待的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小姑娘,满脸的雀斑,不知是汉语不行还是真的头脑迟钝,问她什么答不上来,却一口一个的管我叫“阿姨“。讲了半天我只搞清楚了标间一个床位30,没热水。反正上高原第一天不能洗澡,凑合一个晚上应该没问题。 [FS:PAGE]房间里忽忽悠悠的飞着几十只苍蝇,我挥舞着双手一阵乱赶,将其中绝大多数尽数赶出窗外。西藏的苍蝇好像比上海的老实。环视房间,墙壁上有大片的水渍,看久了会叫人毛骨悚然;窗帘是拉下半幅的,不过对面只有平房,也不怕什么人偷窥。除此之外倒还好,被褥虽不是十分干净,但也什么明显的不干净。电开关上写着“松日电工”,真的假的?彩电是长虹的,带遥控。这一套东西搁在一起不伦不类,我后来才逐渐适应了这种西藏特色的不协调感。 这时感觉心跳加速,但也不是甚厉害,就像饮食过度之后那样的恶心、气急心跳的不适感。和衣钻进被子,倒头就睡。几个小时后,从急剧的不适感中再次醒来,心跳达到110/分,手脚发麻肌肉疼痛,就像急跑过800米一样。赶紧继续吃药,稍微坐起来一点,注意调整呼吸节奏和深度。 这是北京时间的晚上9点,但拉萨还只是傍晚。天色刚开始一点一点地暗下去。刚一断黑,夜空里就划过一道道闪电,拉萨的夜雨花花的下起来。 听着这雨声,不知不觉竟也慢慢地睡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