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楼

迷楼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周庄

发表于 2004-05-06 20:10

在去周庄之前,知道是“中国第一水乡”,知道更多的是“周庄不去也罢”的谆谆告诫,到底去还是不去,我整整犹豫了一年。不去不行,纵马过内蒙广袤的草原,行走过河西苍凉的戈壁,领略过海南迷人的热带风情,欣赏过西南如诗如画的山水,而惟独江南水乡没有到过,这是一项空白,怎能不去呢!去也不行,担心真如朋友所说的起来,那岂不是失望至极。越是犹豫,周庄越是魂牵梦绕,越觉得欠江南水乡一笔不小的债。
本来五一返京的,结果没有买到票,被困在上海,干脆去周庄。
大巴车沿着沪青平公路一路狂奔,水乡的景致,在我眼前忽隐忽现,清澈的流水、拱起的小桥、埠前洗衣的村姑、傍晚飘渺的炊烟、晚上习习的凉风、咿呀呀的木门开启声、呼啦啦的村民摇橹音……
停车场
这停车场蔚为壮观,大大小小的车,停了不知多少辆,各种品牌的都有,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正召开汽车博览会。偌大的一个停车场,车开了一圈,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停车位,可以想象,游客知多少。
人力三轮车车夫
停车场距景点,还要徒步约20分钟,于是出现了许多人力三轮车代步。很奇怪的是,车夫都是40岁以上的人,还有女的,前往景点,有一段上坡路,车夫带着客人,只能徒步用力地拉上去。坡路上,一位花白头发的车夫,瘦骨嶙峋的,约有60几岁,正努力地拉着一位女游客,汗流浃背,咬牙前行,非常吃力,女游客也于心不忍,连声道:让我下来吧……,这车夫却连说:不用,不用,马上就上来了。上来之后,车夫停了一下,喘了几大口粗气,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骑上车继续前行。看到此,不由心里一阵赞叹,紧接着又是一阵难受。
人山人海
周庄并不见得多大,本来就是小桥流水人家,应以别致、小巧、意境见长。可是这么多游客一拥而上,过道促狭,只好肩碰肩、背碰背的行走,甚是缓慢,甚至拥赌。有点象北京上班族早上7-8点钟左右挤300路公共汽车的情景。“小桥”上面都是排队等着照相的,密麻麻一片,你感觉小桥已不堪重负,象个老妇人在喘着粗气;如果你个子不够高的话,只能看到流人,看不到“流水”;而“人家”都变成了商人,瞪着象铜钱似的眼睛,沿街叫卖,发着“小桥”和“流水”招来的财。
猪蹄与玉兰花
沿街见到最多的当属万三猪蹄了,外表光亮光亮的,红里透着黑,尽管肥而不腻,但看着让人发腻,不禁要问,家家都卖,到底哪一家是正宗的,这里有没有沈万三的后代在卖,或许可以买来尝尝。五一期间,预计可到游客30万人次,平均每人购买半只,尚有15万只,就是7.5万头猪,算一下,数字也着实惊人。而此时摆放在周庄的万三猪蹄在各个角落里散发着有点恶心的味道,挠乱了我的嗅觉。幸好,张厅的玉兰花左右各一棵,尽管花期已过,仍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沁人心脾,算是对万三猪蹄的对抗。
葫芦丝、江南小曲、沿街叫卖声
沿街小店中,最适合这镇子,莫过于卖葫芦丝乐器的,尽管吹的不是很专业,却与这风景相和谐,那店主只顾吹着,并不怎么理会游人是否购买,仿佛门前的喧嚣与他无关,乐得独享这份乐趣,葫芦丝柔和舒缓的乐音,多少中和了外面的嘈杂,我禁不住在此驻足停留,净化一下自己的视听。不过那些荡舟的妇女,边摇桨,边唱着所谓的江南小曲,令人实在听不出那份悠闲和自在,不知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其他原因,我总感觉那小曲唱起来,怎么那么象丧歌,真是晦气透顶。那唱小曲的妇女,个个面无表情,只等唱毕收钱,丝毫看不出唱小曲过程中所应该流露出来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热爱。在小桥的一个拐角,路过一个卖豆腐脑的小店,以古时的幌子做招牌,豆腐脑热腾腾的,店主也是一身古时手工业者打扮,让人看着舒服,只可惜那豆腐脑的叫卖声是录音的,千篇一律,反复不停,于是又打消了吃一碗的念头。
张厅、沈厅、迷楼、水中佛楼
要看周庄的历史文化,就应该看一下张厅及沈厅了。 张厅原名怡顺堂,
为明代中山王徐达之弟徐逵后裔于明正统年间所建,清初转让张姓,改为玉燕堂,俗称张厅。进门两侧是厢房楼,楼下楼上设蠡壳长短窗,显得古朴典雅。主厅为玉燕堂,轩敞明亮,最见特色的便是,粗大的厅柱挺立在楠木鼓墩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仍坚固如石,较为罕见。厅旁箬泾河穿屋而过,河水中段设一丈余见方的水池,供船只交会和调头用,类似于现在毫宅中的私家停车场。驳岸拥围,缆石各异,扁舟临岸,一派“轿自前门进,船从家中过”的情景。后厅临
河设一排敞窗,窗前设吴王靠,专供老爷使用,另设美人靠,供家中小姐使用,旧时妇女不得随便上街,只能在美人靠上,透过窗户赏后花园中假山树木,畅想一下外面的世界,可想是怎样的无奈。正思索间,一女游客浓妆艳抹、坦胸露背,一屁股坐在美人靠上,伴美人状,挤眉弄眼,示意其男友赶紧照相,而其男友却是架一副眼睛,显得文质彬彬,二人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真是造化弄人,张家老爷若活到现在,看到此景,非吐血死掉不可。
沈厅位于周庄富安桥东堍南侧南市街上,由江南首富沈万三后裔沈本仁于清乾隆七年所建。七进五门楼,大小100多间房屋占地2000多平方米。
沈厅,由三部分组成。前部是水墙门、河埠,供家人停靠船只、洗涤衣物之用;中部是墙门楼、茶厅、正厅,为接送宾客,办理婚丧大事及议事之处;后部是大堂楼、小堂楼、后厅屋,为生活起居之所。整个厅堂是典型的”前厅后堂”的建筑格局。前后屋之间均由过街楼和过道阁所连接。形成庞大的走马楼。朝正堂的砖雕门楼,是五个门楼中最雄伟的一个,高达6米,正中有匾额”积厚流光”,四周为”红梅迎春”浮雕,所雕人物、走兽及亭台楼阁、戏文故事等,栩栩如生,非常传神。值得一提的是,沈家乃商人世家,思想比较开明,正厅堂,即“松茂堂”右侧走马楼为沈家小姐居住,并留有一窗口,待沈家为女儿选亲之时,沈家小姐可通过此窗观望,以选择一个如意郎君;中间还有一圆桌,不分男女老幼,都可入座,商讨家庭大事。沈万三乃商界奇才,几乎白手起家,成为江南首富,却被嫉妒成性的朱元璋流放云南,落得个客死异乡的悲惨结局,倘若明朝起由“沈万三”这样的人治理国家,或许中国就没有近代史的屈辱历史了,或许中国仍站在世界经济的前列,但“或许”终究是“或许”,历史一去不复返了。沈厅的一块大理石屏风,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光滑如镜,其上的图案丰富,简直就是一副美妙绝仑的水墨山水。而且古人还可以根据大理石的湿度、纹理预测天气情况。
迷楼,是因南社柳亚子、陈去病、王大觉、费公直等人四次在迷楼痛饮酣歌,乘兴赋诗,并编集为《迷楼集》流传于世,周庄迷楼因此名声大振。一进迷楼,就有一副对联:“酒不醉人人自醉,风景宜人亦迷人”,迷人之处在于三美,风景美、酒美、店主的女儿阿君美。为什么说“店主的女儿阿君美”?迷楼原名“德记酒店”,店主已过不惑之年,仍未得子,甚是焦急,其妻便到观音处求子,不久,便生下一女,取名阿君。店主夫妇老来得子,阿君又生得相当俊美,便不忍心为阿君裹脚。阿君二八年龄时,已如出水芙蓉,远近闻名,但终究因脚太大无法出嫁,便在“德记酒店”帮工,引得四方客商前来该店,以观芳容,一时周庄商业也因此繁盛,后人因阿君的大脚和俊美,称其为“大脚观音”。
水中佛园,与其他佛寺无太大差别,只是三面环水,有些特点。
说到这里也算结束周庄之旅了,只是同去的邀请我一同划船,领略两岸风景,我坚决不从。不是不愿意去划船,而是担心会失去些什么。周庄之精华“小桥流水人家”,需要的是一整天的细品,从清晨雨露到向晚黄昏,从热闹集市到清静小街,从江南小曲到阿婆品茶,从流水月影到荡舟摇橹,……都留在下次吧。
大巴车沿着沪青平公路又是一路狂奔,水乡的景致,仍在我眼前忽隐忽现,清澈的流水、拱起的小桥、埠前洗衣的村姑、傍晚飘渺的炊烟、晚上习习的凉风、咿呀呀的木门开启声、呼啦啦的村民摇橹音……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张厅

发表于 2004-08-13 15:16

周庄,一个久负盛名的地方。现在,一旦人们提起水乡,第一个所想到的,便是那里。
水乡,梦里,人家。 于是,我便开始寻我的梦,去周庄。
我是生活在水乡过的,所以,那种氛围,我会很熟悉,流动在空气中的味道,闭着眼也能呼吸到。
在踏出车,融入那里的第一刻,我不禁皱眉,为我这次来寻梦而感到疑惑了。因为我一下子被淹没在涌上来做生意的本地人中,不禁保护好自己,逃出了这堆人群。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开始左顾右盼找寻水乡的影子。
穿梭在窄窄的民宅弄堂内,不一会儿就到了进口。熙熙攘攘的人群已遍布在那里的每一条小街,与我梦中的水乡感觉截然不同。那种静谧,那种行在画间的感觉,也许我再也寻觅不到了。
梦中的小桥流水在哪里呢?桥,依然在,可是,那清澈的流水已无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飘浮着垃圾的深暗色的水,而更让人为之震憾的是,居然有人将剩饭剩菜倒入河中,一时间,我哑然~~~
原本自然而又朴实的水乡,现在已不复存在,我的水乡之梦,已不能在这里实现,落寞之感涌上心头。可是,看着身边行走着的兴致盎然的人群、留连在小店中与老板讨价还价的人们,我不禁又怀疑起自己的感觉来,难道,我没有发现周庄的美吗?
既来之,则安之。一路游览了张厅、沈厅、迷楼,走在这古老的建筑之内,恍然间时光倒逝几百年,眼前好似浮现出那个时代的人以及那个时代发生的故事!凭窗而览,水乡的感觉尽在不言中,石桥,流水,人家,印称着栽在两岸边的垂柳,迎风摇弋,心,也一点一点静下来!原来,在人群之中,也可以找到这样一个让人安静的地方,可以让心任其神游的地方!坐了许久,依依不舍得,我离开了那里,再次被街上的人群所吞没。
走在小街上,两旁的店铺中时不时得传来招揽生意的吆喝声,不由感觉到周庄的商业化实在太过于浓厚了,过于的包装,已经把周庄的美已抹杀了……
周庄,已不再是我心中的梦里水乡,我会再去寻求我的梦。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张厅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周庄

沈厅

沈厅

富安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